盛夏无眠

生平最缺灵气。
瓶颈长弧,专心学习。

【虹蓝】Under the Sea

     Under the Sea

  CP:私心虹蓝,其实是主角三人的修罗场。BG/BL表现均有,不适请一定要避雷。

  ※《虹猫蓝兔海底历险记》衍生。请不要问我为什么会看幼教节目(。

  ※几乎是必然地,与动画的人物形象有出入(以幼教片为基础,和武侠的形象可以说是没有重叠。设定不是小朋友,是十七岁。全是BUG.

  

  

  在海底,一个人类被困囚笼;一个傻瓜执意挽留。

  

  <<<

  “蓝兔,我不要你变成人鱼……”他哭得像个孩子。女孩虚弱地握着他的手指,掌心发凉,不复从前温暖。由于海王子任性的阻挠,时间不给他们回到城邦的眷顾,眼见转变进程无可挽回,所有的热血和乐观主义都化作了咸水。他们倚靠珊瑚礁坐着,斑斓色彩就是海王子引以为傲的那种美,而后者本人此时安静地与坐骑一起蹲在旁边。女孩枕在虹猫膝上,因为浮力作用那重量轻飘得近乎虚无。海是一个让人飘忽的地方吗。

  她笑得有些俏皮,没有虎牙,蓝兔没有小虎牙,她说那修饰太无谓了(怎么说来着,这个任性的小女生在他印象中却总有与年龄不符的成熟):“你看你,还是只能跟我撒娇。以后你只身回到陆地上,怕是会寂寞吧。”

  会寂寞,当然会寂寞,怎么能不寂寞。他的泪水滚烫地滴在女孩的脸颊。你要烫伤我了。女孩微睁着眼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道着歉,眼泪却越掉越多了。海王子看着他们吗?他无暇去想了。

  一片明媚耀眼的蓝光里,他看见他的女神在歌唱。花丛间,春天,柳树抽芽,她无忧地舞蹈,眉宇间没有阴影覆盖,天真烂漫正值年华。

  对不起,如果我……

  他说不下去,咬着牙,齿列之间却抖成一团。他们的泪水廉价,尤其是善良过头的姑娘,任何一个刻意煽情的场景都能使她两眼泛泪。但他找不到更好的表达,更别说现在轮到她自己受苦的时候,她却安抚地对他笑了。他说不清话。蓝兔,我好冷。你的手一直这么冷吗。你要怎么活在漫漫深海啊……

  你啊,直到最后还不愿意告白吗?女孩的眼睛完全闭上,她呓语,无奈又温柔地。

  求你了,请不要——

  他不知道自己在乞求女孩还是神明,也许都一样,也许只是无意义地絮语。就像他完全无法理解女孩话中的意义。你知道我不知道的事情吗?就像你知道我不知道的、海洋中值得去爱的部分那样?氧气泡泡糖不能无限作用,更无法使他们适应深海的强大水压,他们在靠什么活?但是只要你活着——(不知道也无所谓啊)

  光芒归于寂灭。

  

  <<<

  不久之前在哪座城,他们参加过一次多少有些无趣的访谈。谈谈想对同伴说的话吧。主持人蒙面,故作高深但语气温和。不是坏人。女孩在他耳畔轻声说,花瓣似的气息拂过毛茸茸的猫耳。于是他们认真答了——你要知道这就是幼教动画的风格,认真和甜美,正能量和奇迹,好像一切都可以扭转似的。

  他也许有些刻意,撇了撇嘴回答清晰:那小子把蓝兔扑倒了,他凭什么这样做?我要和他用英勇的方式决出胜负!

  海王子不甘示弱:人类小子要将蓝兔带回陆地,太可恶了!领教一下骑士的最高奥义吧!

  修罗场本已足够复杂,但蓝兔还嫌关系不够乱,她笑着嗔怪,语气却又有点儿严肃:你们两个,整天拉拉扯扯打打闹闹,秀恩爱不分场合,闪我一脸,我很不开心了。海娃请不要跟我抢虹猫。海娃请不要跟我抢虹猫。海娃请不要跟我抢虹猫。谢谢。他情商太低了别随便撩他,撩到你内伤。除了我也没人能忍他了,犯蠢就算了,还整天要和我牵小手;牵手就算了,还什么都不说。整天发明陆地英雄事业,就是差一句表白。算了,我也不勉强他,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呢。

  那时她说什么了?

  虹猫压着太阳穴使劲想,鲼蝠在他脚下轻盈飞舞。海王子坐在前头,他近来不常说话,也许心怀愧疚,又或许是狂喜——反正虹猫不清楚,少年们的关系太混乱了,远超越了简单纯粹的友情。蓝兔仍未苏醒,此时正躺在青梅竹马的发明家膝头,用轻飘的重力挤压他的大腿。

  已经连体温都感觉不到了。他们中间现在唯一的人类漠然地想,他原本不是这般性格,但是个人都有消沉的时候。她会变成冷血动物吗,她还会笑给我看吗,她还会说自己听不懂但是语气温柔的话吗。想着想着,眼泪划出来,顺着他们前行的轨迹飞出一直线。咸水太廉价了,有意义的只是温度罢了——这简直像在说醒来的蓝兔将再也不会哭了。

  他不是很确定自己是否希望人鱼醒来。他也许无法面对,也许会失望,也许她自己也会厌恶,可那不一样——她最终会接受自己身体的每一部分,而他凄惨得只剩回忆了。他的手曾短暂地放在女孩的脖颈,但力道马上就放轻。他不可能这样做。

  “你该把蓝兔交给我了。”海王子打断了他的思绪,这个任性鬼,他出于一己私欲将人类留在海底,还能面无表情地与他称兄道弟。可是这个人没有错,虹猫止不住吸气,他没有错,他只是勇敢面对自己的感情而已。

  “我不。”

  “别任性。”骄傲的海王子俯身过来,作势要揽过蓝兔,虹猫的手臂因此护得更紧。出乎他意料的是,对方的手并没有多余的动作,规矩得像开学第一课的小学生般放在膝上;浓重的海腥味靠上来,两瓣柔软的器官轻轻触碰,水波的阻力互相推拒却又贴合——

  海王子吻了他。

  

  <<<

  “海娃请不要跟我抢虹猫。……我很不开心了。……他情商太低了别随便撩他……”

  他半夜惊醒时手畔空落落,海娃接管了对蓝兔的照顾,美其名曰让悲伤过度的虹猫好好休息。然而他总在午夜做噩梦,醒来后只抓住只言片语的残破痕迹。对,他大概明白蓝兔在访谈时为何那么说了。他确实有过,不知道算不算背叛的因为根本没有确立的,与女孩无关的情事。

  能在海底世界中认识你,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事,好兄弟。被困石油层下,本以为命不久矣的时候,海王子对他说,他也回以动人的誓言。他们浑身青黑的伤,灰头土脸狼狈不堪,可他们互相扶持,一边说着诀别的话一边拥抱。谁的泪水滴到肩头,谁出于好奇,轻托起谁的脸颊。最初谁知道会这样呢,他们为了粉衣少女的一个微笑斗气,不屑地别过头去发出轻哼。从何时起,开始觉得对方的小缺点有可爱之处呢——

  虹大少侠对着这个恪守骑士准则的榆木脑袋的嘴唇,毫不犹豫地吻下去。

  浅尝辄止后变得像打架一样,少年们甜腻又躁动的亲吻在哭成一团的鱼群中没有被注意,结束时头脑都有些昏昏沉沉,像是坐过过山车后又被恶作剧地递与芥末味的冰激凌。如果他们去游乐园约会,大概也是这种感觉吧。虹猫偷偷笑了笑,他只能把这解释为一种冲动,毕竟他看得出海王子对蓝兔有好感,而自己内心的悸动似乎也摆错了方向。但是男性与男性之间的亲吻给人新奇的体验,两人都心照不宣,四目相视着情意绵绵。

  鲼蝠一声长鸣,虹猫看过去。蓝兔,坐在宠物身上,捂着右肩,兔耳随着水波起伏。

  她的眼眶红着。——错觉吧。感觉不到温度的话,谁都不能说那是泪水啊。

  “我回来了。”她笑着说,似乎是冷静的。“下次,请你们不要再丢下我了。毕竟——”她柔软的话语像软剑,似乎想捅破什么东西,但最后张了张口却没发出声音。“毕竟我们可是,同生死共患难的朋友啊。好朋友之间怎么能互相背叛呢?对吧,虹猫,海娃?”

  她的笑声就是春天了。

  

  <<<

  午夜醒来的时候,梦一般地,他看见蓝兔在黑暗中醒着。

  虹猫尽可能轻地走过去,抬脚时感受到海水的阻力,本已适应的环境在此时却又感觉到沉重。女孩倚着石块坐在那儿,离海王子不远,但足够独立地被称为个体了。她大大地睁着眼,所有光芒都熄灭的海中,她眼中的蓝色也显出落寞的黯淡。他本该惊喜,但最终沉默,甚至没将同伴喊醒——幽暗的海水里,一条蜷曲的鱼尾支撑着女孩的身体,末端的尾鳍随水流摆动。

  那看上去是很美的。他怔怔想。

  “蓝兔,你醒了。”见对方注意到自己,他开口说废话,午夜时的嗓音沉闷沙哑。

  “嗯。”她安静乖巧地应道。

  最后他们没多说什么,他只注意到女孩的表情很感伤(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一番神情)。我本以为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他将要睡着时,女孩脆弱的声线在耳畔响起,他紧闭眼帘,那声音可和从前一模一样啊。他想。

  次日,他看到依然在昏睡的、曾是他青梅竹马的人鱼姑娘。海王子坐在她旁边,撇着头露出半边侧脸,神情别扭地对他道歉。于是虹猫也坦言冲动之举也许是一种伤害,双方都有责任,追究无益覆水亦难收。少年们在海底的一番胡闹就这样平淡落幕,超出界限的亲密到此终于结束。海底在发明家携带的探照灯光芒穿透水层时显得很明亮,海草在漂浮。

  

  <<<

  虹猫在海底王国停留数日才离开,作为英雄,他自然是受到欢迎的。但他不常见到蓝兔。人类和人鱼的住所毕竟不同。这位新生的人鱼身体还不是很好,又被海王子三申五令一定要好好休养,便一直待在房间里。从王子的态度,居民都可以看出,这个善良的姑娘将成为他们未来的王妃了。

  多俗套啊。男孩躺在礁石上想,想笑,温暖的光晕却平白无故从眼眶发着热亮起来。

  你怎么哭了呢。

  温柔含笑的声音,有人用手指轻轻抚过他的眼睑。

  蓝兔……他小心翼翼,一点点掀开眼皮,生怕这个梦太美太缠人,又太空泛太脆弱。然而最终,奇迹没有发生。他睁大双眼,只看见碧绿的海草在他的脸上方飘摇。透光度极好,发明家仰面看向上空,忽然发现自己从没弄明白过,这里的深海为何那么明亮。他们白天点了多少灯啊……他无奈想。

  “我回去就转专业,从理工到海洋生物学,实在不行海洋环境也行。”分别时他依旧拉女孩的手,斩钉截铁。

  “虹少侠又要闹出一番大事了。”蓝眼睛的人鱼笑容温凉,语言夹点不含恶意的戏谑,悄悄勾了勾他的手指。他不知道自己这个绰号是哪里冒出来的,只是无端地怀念。“就回应你最后一次撒娇吧。——真的不说那句话吗?”

  “说什么?”他茫然。

  她张口,声带无法发声。

  “不重要了。”她释然但落寞地笑着。“在这个故事里,这无关紧要。”

  

  

  <<<

  想我的时候,就去海边看看。我会托绿毛的海龟给你送信。升降流会让海浪告诉你海底的事情。靠着他们的帮助,虹猫,你会学有所成。女孩顿了顿,斟酌着最终对于他们的定位:请记住我是你重要的友人——她安静地笑起来,春天未至,花未开。

  十七岁那年从海上回来之后,虹猫再也没有去过海边。

  

  END

  

  文艺风的即兴产物,如果引起您的不适非常抱歉。

  说不出喜欢和少侠不能理解蓝的暗示,都是因为幼教题材在限制他们的行动。

  混乱的关系其实是一种崩坏,本身超出常理,所以能打破这种限制。


评论(7)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