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无眠

圈名元墨/黑执事塞夏/APH米英
沉迷混合同人。
看了更新之后立场不太坚定。

白天就是金黄的太阳,
夜里就是雪白的月亮。

【黑执事/塞夏】求助:如何拯救一个话痨恶魔?

       求助:如何拯救一个话痨恶魔

  黑执事同人。乱来的论坛体,轻松向。

  CP:(不是很明显的)塞夏

  

  

  求助:如何拯救一个话痨恶魔?

  <<契约论坛<<契约者版块<<求助区

  

  1L 狗与执事不可兼得-楼主

  如题。最近我家恶魔有点奇怪,总是动不动就长篇大论。有时候我都制止过他了,他还摆着那张微笑的脸说个不停,而且内容大多莫名其妙,发散性很强。这比较……不同寻常。他遵守自己的一套美学,平时不说多余的话,宁可看我独立行事犯下错误,并以此为乐。以前总觉得他那样很恶劣,但比起最...

最近融梗事件的试做调色盘

一、洛丽塔和早安舅舅


【大致和调色盘里差不多的原文+说明,尽量采用了相似的句式,可能会带来一定的暗示性,请仔细判断。有些真的很主观了。】

1、这几年全球各个地方都热得要死,阴雨绵绵的英国也几乎变成了桑拿房。降雨和高温总是交错出现,柏油马路被烫得散出热气(《早安舅舅》)

【塞巴斯蒂安和西雅尔同居(过起了没羞没躁的生活)后描写的高温】

南部的夏天真热啊

嘎吱作响的风扇不知何时停了下来,一片寂静的热浪里,德牧的喘息与小男孩舔舐的水声搅合在一起。

好热。(洛丽塔第二章)

【夏尔舔塞巴斯蒂安的手指时描写的高温】


2、德牧跳到后座打转,哥哥和弟弟坐在它两侧,随后玩弄起它...

【APH/米英】情歌

       情歌

  APH同人。OOC有。

  CP:国设米英

  ※歌词摘自星月神话-金莎,然而并没有什么联系。

  ※一些缺乏关联的片段。


  「尽管呼吸着同一天空的气息,却无法拥抱到你」

  

  1775年以后他们第一次不带敌意、虽然也没有好心的会面。

  到场的国/家不止他们两人,相熟的结群交谈着和议题无关的闲话。阿尔弗雷德站在普/鲁/士人和马修之间,红眼的基尔伯特一如往常地大笑着,美/国人甩回几句颇具英雄气息的发言和爽朗笑容,视线却始终黏在那个人人群里单薄的背影上。

  他站在欧/洲国家...

【黑执事/塞夏】The Beauty

        The Beauty

  黑执事同人。OOC非常、非常严重,请谨慎。

  CP:塞夏

  Summary:全民小妖精凡多姆海伍伯爵倾城倾国。唯一不会为他的美貌所动的恶魔出于占有欲却偏偏不能忍受他对别人微笑。

  

  

  没有人比恶魔塞巴斯钦更清楚他的主人是个怎样表里不一性格恶劣的家伙。(好吧,尽管他不能算人类)

  

  尽管性格孤僻,凡多姆海伍伯爵那具好皮囊还是使他在社交界被传唱成一个神话。贵妇们茶余饭后总时不时会提起那惹人怜爱的精致面容:那孩子与他父亲还真是相像啊——他上次舞...

【APH/米英】Flowers

     Flowers

  CP:普设米英,微量法加

  Summary:他们都对对方的感情没有信心,却又死心塌地地不肯松开彼此的手。小甜饼。

  ※部分仏视角注意,法叔助攻值max,自由组和枫茶组友情向。

  

  

  “阿尔弗雷德先生,这是在下看见你今天上午第十九次拿起手机了。”总有人固执地坚持一些敬称,哪怕对象只是同寝的室友,东亚来的本田菊就是这么一个家伙。

  “本田,你不如算一下那小子没在看手机的时间能不能凑够一个小时。”跑到他们寝室蹭空调的弗朗西斯放下笔,朝阿尔弗雷德的方向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小阿尔啊,虽然哥哥知道你刚追...

【黑执事/塞夏】短打两则

短打两则

夏尔(?)中心。
CP:塞夏

壹、少年记

有许多人经过这个少年。
他们来了又走了。

模样相仿的哥哥眉眼里跳跃着太阳光,他的手紧握过少年冰冷的指节。他带着暖离开。
娇俏活泼的未婚妻穿低跟鞋踏出轻盈的舞步,她的眼泪曾沾在少年冰冷的脸颊。她带着光离开。
红衣灿烂的姑母游戏社交场风韵天成,她的手臂在那么两分钟内环抱少年冰冷的肩膀。她带着爱离开。
马戏团的假小子举着糖果颠倒错乱地闯进来,她的雀斑和笑脸妄图映进少年冰冷的独眼。她带着真离开。
……

温暖的世界,寒冷的世界。
明亮的世界,黑暗的世界。
柔软的世界,僵硬的世界。
真实的世界,虚假的世界。
温暖、明亮、柔软、真实的世界里走来的人们呀,他们像工厂履带上的商品一件件经过...

【APH/黑执事】琼斯的半夜奇遇

   琼斯的半夜奇遇

  APH+黑执事混合同人。

  CP:米英塞夏

  ※APH漫画进行时,黑执事也是漫画背景,内有衍生剧情。

  ※流水账式对话,傻白甜,没有原著万分之一的绝望都是我的锅。

  ※谢谢本家爸爸的糖和脑洞。谢谢枢老师的玻璃渣和脑洞。(……)

  

  

  ——We are all right where we should be.

  

  

  <<<

  啊,睡不着。

  阿尔弗雷德无奈地又翻了个身,身下的床板连着地板连着天花板一阵嘎吱作响。现在正在英国家享受生日假期的超大国睁大眼睛瞪着天花板,休假期间因为认床——对,是认床不是害怕...

【APH/露中】由头发所想到的

      由头发所想到的

  APH同人短打。OOC有。

  CP:露中

  

  

  一次私人会面显然不该在小黑屋进行,如果他们两人都精神正常的话;以自愿为前提的拜访显然也不该陷入僵局,如果他们不是什么关系复杂的意识载体的话。

  但是他们偏偏是,而且俄/罗/斯还是个远近闻名的病娇。更不凑巧的是下午来访的他刚好碰到东道主家停电,他们还好死不死地聊起了中/美贸易——无法避免的一件事。然后就是他们最容易闹矛盾的话题:你的占有欲,我的独立自主;你的缺乏安全感,我的不结盟政策。

  天色渐晚,阴天没有绚烂的落日,他们呆的厨...

黑执事和龙族的相似度比较(4)

#黑执事和龙族的相似度比较#(4)

CP:塞夏泽非

黑执事世界线到漫画音乐厅篇之前,龙族世界线到第四部之前。

(1) (2)(3)(4)

——————————————————————

     前注:请原谅我的中二病。

          请无视本文CP秀恩爱行为,相信它的主旨还是严肃的。

          本文以轻松的访谈录形式展开。

—...

话说

有人吃利兹和小莎莉这对吗?
万一哥哥带着主仆俩真的往火坑里跳,利兹最后侥幸存活的话,能说点有分量的话劝利兹好好活着的估计也就小魔女了。
爱德华根本没有参与事件,仆人们由于等级关系也不可能完全是平等的朋友……感觉比较稳不会便当又能起到实质效果的果然就是沙利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