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无眠

夏秋之交生于水边,
大千世界何其美好。

一个浅薄无知的人。

【黑执事】第一千零一次握手

    第一千零一次握手

  黑执事同人。

  CP:吉格琳蒂·莎莉文×伊丽莎白·米多福特,无差。

  

  [我看过沙漠下暴雨/看过大海亲吻鲨鱼/看过黄昏追逐黎明/没看过你]

  [我知道美丽会老去/生命之外还有生命/我知道风里有诗句/不知道你]

  

  莎莉文是握过伊丽莎白米多福特的手的。像月光一样白、像剑柄一样冷、像奶油一样柔软的手。

  她在回忆的缝隙里笑得像暖光像云霞,衣衫烂漫依稀是年少时的模样。她的婚礼上莎莉文忍不住哆嗦着去握她的手,贵妇人的指尖隔着华丽的丝质手套摸不到那一层薄茧。米多福特小姐将...

【黑执事/塞夏】当他们谈论爱和过去

       当他们谈论爱和过去

  黑执事同人。不知所云的短打。

  CP:(如果有的话就是)塞夏

  ※请不要被题目欺骗,小伯爵时年十一岁,黑执事正片开始之前。他困惑于怎样对待过去,而对爱情的不屑使他与恶魔好歹没有当场撕破脸。

  ※挺三观不正的。角色观点不代表作者观点。

  

  

  他们正相对而唱。他们正诉求爱意。

  冷漠的视线追随着他们,或者不如说只是无意义地追逐着光点。小伯爵他面无表情,凝视着台上恰至高潮的歌剧。主角们互诉衷肠的动人唱腔丝毫入不了他的耳——它们被剧院里的暖空气冻结在他耳膜外,即...

【APH/米英】无能为力

       无能为力

  CP:米英

  半个月前的随笔。辞藻堆砌注意。叙述混乱注意。

  

  

  无能为力。

  我相当喜欢这种感觉,确切地说是相当喜欢描述这种感觉。我用笔尖勾勒、渲染它以及随之而来的愤怒、沮丧、自我厌恶,就像用五感一寸寸接收、放大雷雨以及伴随而至的黑云、狂风、电闪雷鸣。我愿意像回忆某种名贵香料那样,一帧一帧感知它的前味、中味、后味,在舌尖辗转着将一颗游移的微粒吞下去……

  我似乎用了太多比喻了。多到我自己都差点忘记我原本想说什么。

  对了,是“无能为力”。

  “词不达意”是其...

【黑执事/APH】兄弟之间

  兄弟之间

  黑执事+APH混合同人。现代AU,黑主仆未契约设定

  CP:米英、塞夏(骨科单箭头有

  ※恶魔还是恶魔,其他人都是人类。

  ※不像表面那么欢乐。三观好像有点问题。可能有BUG.

  

  

  <<求助:我把他当兄弟他却想上我?!(题主:我家天使金发蓝眼)7月6日

  描述:具体情况很难启齿……他是我名义上的弟弟,没有血缘关系,小时候非常可爱——应该说是难以形容的可爱。我总是控制不住对他好,有时根本就是纵容了吧。结果,结束这一切平静的是??他前天回来突然跟我表白了,当时大脑当机一片空白,想这件事想了好几天,才渐渐意识到他已经长大,不再是记忆中那个抱在怀...

【黑执事/塞夏】求助:如何拯救一个话痨恶魔?

       求助:如何拯救一个话痨恶魔

  黑执事同人。乱来的论坛体,轻松向。

  CP:(不是很明显的)塞夏

  

  

  求助:如何拯救一个话痨恶魔?

  <<契约论坛<<契约者版块<<求助区

  

  1L 狗与执事不可兼得-楼主

  如题。最近我家恶魔有点奇怪,总是动不动就长篇大论。有时候我都制止过他了,他还摆着那张微笑的脸说个不停,而且内容大多莫名其妙,发散性很强。这比较……不同寻常。他遵守自己的一套美学,平时不说多余的话,宁可看我独立行事犯下错误,并以此为乐。以前总觉得他那样很恶劣,但比起最...

最近融梗事件的试做调色盘

一、洛丽塔和早安舅舅


【大致和调色盘里差不多的原文+说明,尽量采用了相似的句式,可能会带来一定的暗示性,请仔细判断。有些真的很主观了。】

1、这几年全球各个地方都热得要死,阴雨绵绵的英国也几乎变成了桑拿房。降雨和高温总是交错出现,柏油马路被烫得散出热气(《早安舅舅》)

【塞巴斯蒂安和西雅尔同居(过起了没羞没躁的生活)后描写的高温】

南部的夏天真热啊

嘎吱作响的风扇不知何时停了下来,一片寂静的热浪里,德牧的喘息与小男孩舔舐的水声搅合在一起。

好热。(洛丽塔第二章)

【夏尔舔塞巴斯蒂安的手指时描写的高温】


2、德牧跳到后座打转,哥哥和弟弟坐在它两侧,随后玩弄起它...

【APH/米英】情歌

       情歌

  APH同人。OOC有。

  CP:国设米英

  ※歌词摘自星月神话-金莎,然而并没有什么联系。

  ※一些缺乏关联的片段。


  「尽管呼吸着同一天空的气息,却无法拥抱到你」

  

  1775年以后他们第一次不带敌意、虽然也没有好心的会面。

  到场的国/家不止他们两人,相熟的结群交谈着和议题无关的闲话。阿尔弗雷德站在普/鲁/士人和马修之间,红眼的基尔伯特一如往常地大笑着,美/国人甩回几句颇具英雄气息的发言和爽朗笑容,视线却始终黏在那个人人群里单薄的背影上。

  他站在欧/洲国家...

【黑执事/塞夏】The Beauty

        The Beauty

  黑执事同人。OOC非常、非常严重,请谨慎。

  CP:塞夏

  Summary:全民小妖精凡多姆海伍伯爵倾城倾国。唯一不会为他的美貌所动的恶魔出于占有欲却偏偏不能忍受他对别人微笑。

  

  

  没有人比恶魔塞巴斯钦更清楚他的主人是个怎样表里不一性格恶劣的家伙。(好吧,尽管他不能算人类)

  

  尽管性格孤僻,凡多姆海伍伯爵那具好皮囊还是使他在社交界被传唱成一个神话。贵妇们茶余饭后总时不时会提起那惹人怜爱的精致面容:那孩子与他父亲还真是相像啊——他上次舞...

【APH/米英】Flowers

     Flowers

  CP:普设米英,微量法加

  Summary:他们都对对方的感情没有信心,却又死心塌地地不肯松开彼此的手。小甜饼。

  ※部分仏视角注意,法叔助攻值max,自由组和枫茶组友情向。

  

  

  “阿尔弗雷德先生,这是在下看见你今天上午第十九次拿起手机了。”总有人固执地坚持一些敬称,哪怕对象只是同寝的室友,东亚来的本田菊就是这么一个家伙。

  “本田,你不如算一下那小子没在看手机的时间能不能凑够一个小时。”跑到他们寝室蹭空调的弗朗西斯放下笔,朝阿尔弗雷德的方向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小阿尔啊,虽然哥哥知道你刚追...

【黑执事/塞夏】短打两则

短打两则

夏尔(?)中心。
CP:塞夏

壹、少年记

有许多人经过这个少年。
他们来了又走了。

模样相仿的哥哥眉眼里跳跃着太阳光,他的手紧握过少年冰冷的指节。他带着暖离开。
娇俏活泼的未婚妻穿低跟鞋踏出轻盈的舞步,她的眼泪曾沾在少年冰冷的脸颊。她带着光离开。
红衣灿烂的姑母游戏社交场风韵天成,她的手臂在那么两分钟内环抱少年冰冷的肩膀。她带着爱离开。
马戏团的假小子举着糖果颠倒错乱地闯进来,她的雀斑和笑脸妄图映进少年冰冷的独眼。她带着真离开。
……

温暖的世界,寒冷的世界。
明亮的世界,黑暗的世界。
柔软的世界,僵硬的世界。
真实的世界,虚假的世界。
温暖、明亮、柔软、真实的世界里走来的人们呀,他们像工厂履带上的商品一件件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