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无眠

圈名元墨/黑执事塞夏/APH米英
沉迷混合同人。
最近专注清奇的脑洞。

一个浅薄无知的人。

【APH/米英】爱情转移

       爱情转移

  CP:米英,有好茶性暗示,注意避雷。

  ※为虐而虐,所以婉拒讨论时政,非常感谢。

  

  回忆是抓不到的月光握紧就变黑暗/等虚假的背影消失于晴朗/

  

  “并肩走过七十载,从幼时到成年——”

  “即使是我们,也看不到永远,美/国。”

  “一切都瞬息万变……即使是我们。”

  英/国站在窗边看着美利坚渐渐沉落的太阳。他不该这么镇静——一个刚刚主动出轨的人不该像他这么镇静。美/国想。他还不合时宜地想起英/国的沙金发和东方人细软柔韧的黑发交缠在一起的样子,那会不会比他们同是金发的景色更好看?否则英/国这么……保守的家伙,怎么会主动对不结盟的王耀投怀送抱呢。

  英/国的轮廓在夕阳里染上柔和的金色。和两百年前一样,太阳是同一个,人也是同一个,除了服饰和身份如过眼烟云般变换,英/国还是和那时一样好看得让人心醉。他们正是这样在沧海桑田中保持着恒久不变,所以美/国也曾以为他们会永远保持暧昧或热恋的年轻关系,正如他曾以为自己永远不会老去。但是在这个美/利/坚开始走下坡路的年代,一切听起来都成了笑话。

  英/国不该这么镇静——美/国想。他们该吻成一团,牙齿撞在一起,相濡以沫般交换唾液,温热的眼泪沾在对方脸上。他们该压抑地表达自己身不由己,不得不被时代的潮流推开离散。在疲惫地沉沉睡去之前,还应该有一句突兀的“我会一直爱你”砸在枕畔,第二天一早好拾起来放在胸口,再面对整个世界的烂摊子。

  可英国只是站着,看着美/国的、英/国自己的、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落日。(在这方面他的经历远比年轻的亚/美/利/加丰富,比如他们现在的关系就是这种经历的产物,因而更清楚怎样选择合适的态度。)壮丽的太阳在一寸寸死去,明日清晨它会在东方之土迎来新生。英/国脸颊的线条在余晖里微微发光,他倾注目光凝视那轮落日,绿眼睛反射着金色的华彩。

  他的沉默让美/国感到窒息般的绝望。

  

  “你认为爱情是什么,英/国?”

  “不觉得你的问题很幼稚吗,小鬼。”

  之前随便哪个时候,他们从宴会上悄悄溜走的夜晚。美/国将英/国强行拉去兜风,英/国人无奈地看着青少年自说自话也只好随他去了。他们逃离了华盛顿去荒郊野外,躺在美/国的敞篷车里看星星。只有在那里才有区别于城市的星夜闪烁,向往宇宙的美/国有那么一会儿竟难得望着星座没有说话,静谧的夜晚听得见两人的呼吸和虫鸣。

  然后美/国问他爱情是什么。英/国无法坦率地说出好话,仍然以刻薄的嘲讽回应。

  那时他们宣布在一起了——还是没有?反正对他们来说似乎都一样。对他们这些意识体来说承诺几乎没有意义,“永远站在某人身边”不过是口出狂言,那要怎么回答美/国呢。如果美/国认真地想要寻求一个答案,自己要怎样对他说呢。在这件特殊的事上,他引以为傲的莎士比亚都不能帮助他。

  英/国听着虫鸣,还有美/国人与自己频率不同的呼吸。

  “能忍受你这专横独断的家伙就算是了吧!”他猛地笑出来。

  

  END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