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无眠

圈名元墨/黑执事塞夏/APH米英
沉迷混合同人。
最近专注清奇的脑洞。

一个浅薄无知的人。

黑执事和龙族的相似度比较(3)

#黑执事和龙族的相似度比较#(3)

CP:塞夏泽非

依然是存稿。不好意思因为写的时候玩得很开心所以OOC得更厉害了,慎。

这里说明一下:黑执事世界线到漫画音乐厅篇之前,龙族世界线到第四部之前。后面发生了什么不管不管!就算下次更新双生坐实我也不管啊(大哭)

(1) (2)(3)

——————————————————————

     前注:请原谅我的中二病。

          请无视本文CP秀恩爱行为,相信它的主旨还是严肃的。

          本文以轻松的访谈录形式展开。

————————————————————————————

  中场休息时间。


  然而事实上我们才进行了三问。在网上浏览过一些夫夫相性一百问的路明非急得有点儿犯多动症,小魔鬼索性和他扯淡。“所以哥哥你到底在看些什么啊。原来AV已经不能满足你了,作为售后服务我也许可以给你找来GV,不过说好的一起泡好看的女孩子呢,你可不要去泡芬格尔学长了?#我把你当室友你却想上我#求芬格尔的心理阴影面积。”


  然而默默吃狗粮的元墨只觉得小魔鬼在霸气地吃飞醋。你们城里人真会玩,吃醋的方式都那么含蓄:)


  对此一无所知的夏尔表示一点都不急——虽然他不喜欢被人操控的感觉,但是形象与尊严在这个急也没什么用的时候显然更重要。他坐在一旁淡定地喝着红茶,习惯性地想鸡蛋里面挑骨头地点评一番,却发现……槽儿他好像找不到什么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了。他难得体贴地寻思着自己是不是过度压榨自家执事了,不但让他担了全部的工作,还要求他事事必须完美,逼得孩子现在完美主义都起来了。不过下一秒他就耸耸肩——那可是一个灵魂的代价呢。是恶魔自己想要玩游戏,他也乐得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还能喝上一杯美味的红茶。


  但是塞巴斯钦在一旁出声了:“少爷,这些红茶不是我准备的。”


  夏尔施舍给他一小片眼神。


  “至少茶叶和热水是现成产物。”塞巴斯钦解释着,然而他自己也是有些迷惑的表情,“在有精神干扰的情况下,人类不太能清晰地注意到,否则我有再大的能耐也不可能将实物带到异空间。”


  “那你现在感知到的,大致是什么情况?”夏尔一听是新的情报,立刻压低了声音。他还不打算将它与众人分享,万一他们之间有叛徒呢?即使没有,多掌握一些筹码,一旦出现竞争也更加有利。


  塞巴斯钦见状将夏尔抱起来,好使他们挨得更近些讲话。夏尔稍微有些抗拒,但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它们是以一种被消除违和感的方式出现在我手中的,我开始时基本注意不到它们是凭空出现的。这很诡异。包括少爷您现在坐的这把椅子,您确定它是一直摆在这儿的?”


  “难道不对吗?……不——”夏尔紧皱着眉努力回想着,这对于普通人来说要求似乎有点高,但米卡艾利斯老师一向以严苛著称。他帮夏尔按摩着额角,鼓励他继续,“我记得我们刚来到这里时这里是一片空白,除了我们五个人就是虚空。然后那个女孩子就顺理成章地开始问我们问题了。”


  “是的。我们的默认思维就是正在参加一个访谈节目,事实上这是相当荒谬的。我们压根忘记了这个节目开始前我们在干什么——少爷,虽然我觉得您肯定也忘记了,我还是要问——您还记得我们来到这里前干了什么吗?”


  这种对话讲真太糟糕了。说得他们好像不久前刚被捉奸在床一样,夏尔翻了个白眼想。我们干了什么。我们之前在哪里。我们是谁?顺着这条思路衍生出的问题将他带向虚空,“我是夏尔·凡多姆海伍。”他开始凄惨地小声自言自语,咬着缺乏血色的嘴唇脸色苍白,“我是凡多姆海伍伯爵,女王的忠犬。”


  “少爷?少爷!”飘在天边的呼唤声。“您怎么了?”


  他对上执事酒红色的眼睛笑了笑,半开玩笑地说:“我还记得我们来到这里前大概是在做爱,前戏刚完成一半,两个人都该死地慢条斯理。但是来到这鬼地方,好不容易扒下的外衣又统统一丝不苟地穿好了,连性欲都随着空间的转换神奇地消散了。”你要知道——我亲爱的观众,凡多姆海伍家的少爷那具皮囊是相当漂亮的,声优见面会上尽管他只是个NPC,却令全场观众都为他倾倒只为被他注视着“嘘”上一声。所以如果他刻意要调戏人,看起来理所当然地是诱人的。


  而他的执事先生——无论夏尔所胡诌的床伴关系是否存在,他显然一点都不介意陪自家主人胡闹。他凑到夏尔耳边轻轻吹着气:“如果您因此不满,我们可以继续的?”他的嗓音比平时还要低沉,其实平时就已经低得很魅惑了而此刻更甚。


  “该死的Sebby这里还有人!”夏尔努力想推开他,结果脱口而出的却是不太妙的话语。


  塞巴斯钦的眼眸因为发现可以欺负少爷而愉悦地眯起来了:“哦,昵称?少爷您大可这么叫我,如果您喜欢的话。”啧啧啧看看这个恶魔好渣(。)


  他们更加靠近,鼻息交混在一起,四周的温度开始缓慢上升,连恶魔胸口都似乎有震颤的迹象。他的掌心被夏尔升高的体温暖热了,然后又反刍给这小少爷依然冰凉的脸颊。塞巴斯钦俯下身去,夏尔微微眯起眼表示默认——


  Q4:如果有更中意的契约者,恶魔先生们会毁约么?


  塞巴斯钦(脸色有些难看):不会。


  元墨:没有别的了?没有别的了!没·有·别·的·了(哦呵呵中华文化的标点符号多么博大精深啊。执事先生这次意外地干脆利落甚至到了高冷的地步究竟为哪般?是好事被搅,还是佳人遭夺?让我们拭目以待今天的《秀恩爱一百招》!


  路鸣泽(笑看);不会哦,我对哥哥可是一心一意的~


       TBC

好想去补龙族,伏笔都忘了写不下去啊。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