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无眠

圈名元墨/黑执事塞夏/APH米英
沉迷混合同人。
最近专注清奇的脑洞。

一个浅薄无知的人。

#黑执事和龙族的相似度比较#(2)

#黑执事和龙族的相似度比较#(2)

CP:塞夏泽非

ooc泛滥。

(1)(2)(3)

——————————————————————

     前注:请原谅我的中二病。

          请无视本文CP秀恩爱行为,相信它的主旨还是严肃的。

          本文以轻松的访谈录形式展开。

————————————————————————————

  Q2:同为与人类签订契约的恶魔,你们的感受?


  路鸣泽:哥哥嘛虽然废柴了点怂了点儿形象差了点,但毕竟还是我亲爱的哥哥和忠实客户嘛。我可是天底下对哥哥最好的弟弟(拍胸),无论把妹耍帅都会帮着他的,天底下像我这样任劳任怨的魔鬼可不多啦!


  元墨(刚想吐槽被Sebby打断)


  塞巴斯钦(微笑):您是天底下最任劳任怨的魔鬼,恕在下无法苟同。试问,偶尔给废柴哥哥加点血收拾一下残局顺便调戏一下(Sebby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不知道你情商那么高QAQ),与每天收拾三个破坏力强大的笨蛋的残局还要服侍任性的少爷应付他的各种恶作剧,哪个比较任劳任怨一点呢?


  元墨:咳咳,执事先生的苦逼今天终于得以宣泄了么,知道自己的恶作剧能给恶魔带来困扰少爷应该是很开心的吧,鉴于他现在没有说话的权限我就冒昧地再猜测一下下(就一下下)哦。不过执事君也是每天调戏少爷的吧(或者被少爷调戏,互攻极好)?但是我们是不是偏题了?现在的问题是你们的感受啊,执事先生你怎么看?


  塞巴斯钦(仍然微笑):在下明白,但是如果我说出自己的感受,少爷会觉得别扭吧?(喂说这种暧昧不清的话就已经很让人家别扭了吧!待会儿炸毛了就怪自己情商低吧)


  #警告#:嘉宾无权拒绝答题,若三秒内不予作答,「门」将闭合五分之一。


  塞巴斯钦:……


  元墨:QAQ


  路鸣泽:= =


  所以秀恩爱真的会被烧的!


  电子音回荡,如催命丧钟。


  三。


  二。


  塞巴斯钦(语速飞快):我很幸运遇见少爷这般耀眼的灵魂。


  一。


  元墨(松了口气,瘫倒在桌上):赶上了,真没想到……


  塞巴斯钦(歉意笑):各位抱歉,是我疏忽了。


  元墨(打起精神总结):果然时代空间的不同造就人文理念的差异——好吧虽然两位都不是人但这是真理!路鸣泽果真是始终如一地坚持着好弟弟和好推销员的身份,偶尔吐个小槽;塞巴斯钦先生一如既往以执事的美学为行动准则,看上去一脸高大上,这让我更加崇拜起一手调教出如此完美的执事先生的小少爷。执事先生对于少爷的赞美还真是溢于言表啊,可惜少爷是个傲娇不吃这套w咳我们好像扯偏了。


  这一问比较遗憾的是两位坚持的都是自己一如既往对契约者的说辞,可能是因为他们在场的关系?总之我们并没有得到什么劲爆性消息或足以剖析两位内心的真心话——除非两位的话本身就都是出自真心。从这点上来看,尽管模式有所不同,路鸣泽和执事先生还真是惊人的相似啊,再来几个这样的例子我都要种族歧视了(什么鬼。


  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如果不考虑到最后的「终焉」,两位和契约者的相处模式都萌点满满的戳人心肝,但一旦想起最后注定的结局(或者说最初就注定的结局),就会令人瞬间小心脏哇凉哇凉的。虽然我一直觉得你们二位都不可能很顺利地得到契约者的灵魂,起码自己要下去半条命,但“所有的欢乐都是为了悲伤”的感觉——真是属于浮士德的悲观啊。


  QUESTION 2结束。

  

  Q3:同为与恶魔签订契约的人类,对对方的看法?


  路明非:这一问似乎蛮容易的样子,那我就随便说了那边的贵族少爷不要见怪(欠揍脸)。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精致瓷偶一样的小正太,与我们的画风完全不同吧。总觉得屠龙这种事对于他来说太血腥了?意志似乎坚定也非常中二病,是学姐会抱在手里使劲捏脸的类型。


  夏尔(皱眉→好多词听不懂):平民青年,东方人,性格和刘有点像,不是很靠谱。


  元墨:看来两位都相当配合,不像恶魔先生们没事儿找事吃饱了撑来玩我这个苦逼的主持人,先感谢你们安分的作答。明妃你用了好多行话啊(笑)少爷看起来听不懂,不过也幸好听不懂啊,否则闹起别扭来明妃你挺麻烦的,执事先生折磨自家少爷看不惯的人可是相当不留情面的。两个人都是从身份和性格方面判断对方的,压根没有提到和契约有关的事啊。这是否意味着契约完全不能干扰你们的独立人格呢?为你们点赞的同时,恶魔/魔鬼先生还需继续努力~(bu.


  明妃给的评价,不知道说高了还是低了好。但是我竟无言以对。属性的确正如你所见是那个样子,主要性格特点因为我刚才干了点坏事你也get到了(噫少爷的眼刀可怕怕)。明妃小子其实很敏锐嘛,端茶倒水插科打诨的迟钝原来都是装的?果然对对方的看法也会反映出本人的特点呢,三句不离学姐的明妃还真是痴情得不行,小心小少爷笑你呦ww


  在这方面果然隔了一个多世纪的少爷是要吃些亏的,有些词无法理解请不要因此感到挫败哦,那些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于你如浮云啦。(不孔老夫子我错了QAQ)相对于明妃的接地气,少爷对他的评价就要官腔得多也客观得多了,开始先从身份地位开始判断,而且都非常准确,该说不愧是女王的忠犬么?至于性格……大概在你看来所有的东方人都是同一个吊儿郎当的性格吧?这种给种族打上标签的行为挺常见的——不小少爷你不要瞪着我,我是对事不对人啊QAQ被本命一般的存在瞪那么多回我玻璃心会碎的。


  哦介于执事先生现在拿不到戏份,我来播报一下好了,虽然还象征性地保持着微笑,但脸色已经相当黑了。什么?你的意思是被本命用炙热的目光注视不是一件很美妙的事吗?什么恶趣味啊我又不是你。小魔鬼你说你同意他的看法?天哪别闹了这不是你们的场ORZ.刘我也没法说他什么,典型的中国人,典型的中庸之道,我觉得路明非肯定不如他圆滑能忽悠。哦,还有,我也是东方人哦,应该看脸就知道了吧?东方人的脑回路是不是都一个样儿呢?接下来几问中让我们拭目以待吧。(笑)


  QUESTION 3结束。

       TBC.


虽然是自娱自乐的东西但是发现很久没更了也有点负罪感,最近这篇很久没写了,扔点以前的存稿混更。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