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无眠

圈名元墨/黑执事塞夏/APH米英
沉迷混合同人。
最近专注清奇的脑洞。

一个浅薄无知的人。

【APH/米英】相逢有时

   相逢有时

  CP:米英

  《1984》背景。

  短打不严谨,OOC。

  

  

  ——他们说是美利坚合众国吞并了联合王国。

  但是,大洋邦的心脏为何在伦敦?整个国家为何只有这座城市保有它过去的名姓?

  

  阿尔弗雷德·F·琼斯在两国再次开战后很少再见到亚瑟柯克兰。两人相见的第一面,亚瑟柯克兰并没有对他举起枪。为什么你不举枪?他张了张口没问出声,难道那两个世纪前的情结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冲刷虽死犹存?在反应过来之前他扣下了扳机,但是手狠狠颤了一下,子弹擦着柯克兰的金发掠过,连根发丝都没伤着他。

  柯克兰用森林绿的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好像他还是独立战争时那个傻小子,叫嚣着自由与兄长开战,却连见对方一面的勇气都要咬牙挤出。

  他们一言不发擦肩而过。

  第二次,柯克兰仍未对他举枪。阿尔弗雷德的子弹轻飘飘削掉他一缕头发。英国人摇摇头,似乎说了声继续努力。他先迈动脚步,经过阿尔弗雷德身边时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什么热度的,却是熟悉到心脏疼痛的力道。与二战时他们作为盟友拍打彼此肩膀的力道一模一样。

  我们为什么要发动战争?难道结盟不是更好的选择?遵从上司决定战斗至此的美国青年第一次如此思考。然而上司操控人民,玩弄权力,他们国家意志也不过是凭着一直以来被供于神坛的惯性才免遭牢狱之灾。

  第三次见面时亚瑟柯克兰似乎比以前更加瘦小,另外的一点不同就是他手中握着枪。他的金发乱糟糟,拿枪的手却很稳,眯起的绿眸像他们曾考虑和平年代来临后同居时,想要试着养养的折耳猫。英国品种,体型娇小又高傲。阿尔弗雷德在压力之下被迫抬起手,时隔多年他们又一次拿枪口指着彼此。

  我们身不由己,阿尔弗雷德想。

  但亚瑟柯克兰好像看出了他的想法,他出声说,美国,我是自愿如此的。

  他们僵持许久,最终分道扬镳。阿尔弗雷德狼狈地逃离现场,瘦削的英国理了理他的领带缓步离开。

  阿尔弗雷德思索了很久,亚瑟自愿与他开战的理由。亚瑟不愿与他在一起,他拒绝他,激怒他,用枪对着他——这些认知令他愤怒,以致想要吞并英国的心情几乎与他的上司们一样迫切了。亚瑟柯克兰。亚瑟柯克兰。他之名代表英国。

  阿尔弗雷德多年后仍会想起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

  美国举枪对面前的人露出灿烂笑脸,抿着唇的亚瑟柯克兰愣了神。他将所有的沉重抛掷脑后,超大国唯一要做的便是狂欢——在他曾经高大、现在却已落于他身后的兄长面前,只需要开枪就好。“亚蒂,你为什么反抗我呢?你啊,讨厌我吗?”故作委屈还是真的委屈,假装亲昵还是真的亲昵,他自己也不清楚。

  英国人攥紧了拳头,手背上有明显凸起的青筋。砰地一声枪响,情绪被点燃,他堪堪避开的同时爆发出呼喊:“美利坚,你看看你自己!这副丑恶嘴脸,彻头彻尾的侵略者,有什么资格玷污联合王国神圣的领土!?”他的嗓音绝望又愤怒,像是困兽犹斗,阿尔弗雷德想起,美军的胜利已是板上钉钉。

  可是我们的前两次见面呢?美国青年张了张口想问,保卫国土的联合王国意识体射来他手枪里的最后一颗子弹,生生将阿尔弗雷德的那句为什么之前你不曾举枪憋回口中。躲闪不及美利坚年轻帅气的侧脸被划出一道血痕。

  阿尔弗雷德·F·琼斯记得自己的枪里还有两发子弹。血腥味和失控的情绪都煽动着他的神经,对面的人透过镜片看去显得瘦削又苍白,那绷直的脊背似乎施加外力就会咔擦一声折断,就是不会俯身称臣。我们没必要弄到这个地步的,他听见自己说,英国,你投降不就好了吗,何至于此呢。

  英国森林绿的瞳孔里,直到涣散前的最后一秒都漾着嘲讽的笑意。

  

  1980年英联合王国战败,吞并战争结束。

  战争历时9年,岛国人民在面对新兴大国的侵略时爆发出了惊人的凝聚力,给予了美帝国主义一定打击,但最终仍以失败告终。

  美国吞并英国,大洋邦初步建立。

  

  阿尔弗雷德不明白亚瑟柯克兰在想些什么。即使是对方消失以后,他私下活动四处游说,最终将新成立的大洋邦首都定在伦敦,这个事实也依然没有改变。

  哦,伦敦——一个在新时代格格不入的古老而优雅的地名,我们不会知道它为何得以留存至今,更对发生在此地的旧事一无所知。新政府抹去所有过去的痕迹,制造从创世纪时世界就是这样的假象。本应算得上年轻、现在却因年长国家们纷纷消失而充了长者的前美利坚——为了避免称呼上的麻烦我们最好还是叫他阿尔弗雷德,他怀揣着所有好与坏、甜与苦、悲与喜的记忆,揣测着早已死去的亚瑟柯克兰的想法。

  在1984年最后一个记得旧时代的人死去之后,他或许也会忘记他们经历过的一切,浑浑噩噩地在乌托邦中沉沦。

  而泛黄的回忆里,阿尔弗雷德所不知的是。对于亚瑟柯克兰来说,作为殖/民/侵/略的前辈指导他放心不下的年轻人,和为了自己的人民浴血奋战,这两者并无矛盾之处。可笑的是幼稚的美国小伙,拿国际关系混淆私人感情,竟没读出亚瑟柯克兰四次见他时眼眸深处隐藏的一句话叫我爱你。

  

  END

  

  他们一直相爱,只是不能诉诸于口罢了。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