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无眠

圈名元墨/黑执事塞夏/APH米英
沉迷混合同人。
最近专注清奇的脑洞。

一个浅薄无知的人。

【APH/米英】三个小段子

米英段子

  学校里的摸鱼产物。

  砂糖。

  

  一、

  世界会议间隙的休息时间。

  英/国坐在座位上没有动,他单手抱臂抿着唇,垂下眼曲起指节敲打会议室的办公桌。美/国走到他身边看他,敏锐地捕捉到他泛白的指节和嘴唇。

  “英/国,你冷吗?”美/国握住英/国的手,入手的皮肤在指尖处覆着薄茧,干爽而冰冷,像握了一块冰。两人掌心明显的温差将英/国想要反驳的逞强神情打消了,英/国人垂下头,因自相握的手传来的热度而舒适地叹了口气。

  “空调温度太低了。”他皱起眉毛,“我又不能让全世界迁就我改变空调的温度。”美/国知道这位来自高纬度地区的年长国家一贯怕冷,但英/国事事都要考虑周全的严谨个性让他连帮自己调高空调的温度都要瞻前顾后。

  年轻的超大国用两只手捂住英/国的手,感受它们逐渐温热起来。他眯着天蓝的眼想对策,瞟到自己椅背上搭着的棕色外套忽然眼前一亮。

  会议继续进行。

  英/国坐在座位上,认真地阅览手中的文件。但整个会议室中其他国家的目光都诡异地落在他身上——英/国的正装外面,套着美/国标志性的飞行夹克。当事人倒是若无其事,美/国提高了音量让大家看向他。英/国第一个抬头看过去,无奈地对他微笑了一下。

  “我的眼睛要瞎了。”法/国呻吟道,“中/国那儿还有墨镜卖吗?”

  美/国站在会议室尽头侃侃而谈,他记得幼年时英/国对他伸出的手,有着冰凉的温暖。他在温室效应呈上升趋势的曲线图上画了一些无谓的线条,扬起自信而强硬的笑容。

  ——要让全世界知道,英/国属于他。

  

  二、#如何攻陷骄傲的英/国人#[知乎体/国设]

  当你遇到一个令人着迷且性格别扭的英/国人,你们的关系恶劣得难以用正常方法交往时?

  别与他针锋相对,也不要刻意伤害他。他们大多外壳坚硬而内心柔软。

  在他遇到困难时,不要犹豫,伸出援助之手吧!(但千万不要自己制造,否则他知道后你就别想再有机会了。)如果他还是冷嘲热讽:“想不到你还留着点儿良心?”别与他抬杠,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扬起一个大大的闪亮的美式笑容(a big shining American smile):“是啊,而且我的热情足够永远待在你身边帮你摆脱困境哦!”如果他还是打了你一拳或是扭过头去,别灰心,那恰好是他逐渐接纳你的迹象。观察得仔细一点,你会发现他的耳根红起来了呦!

  关爱身边的英/国人是英雄的责任!勇敢地上吧,美/国的小伙子们!

  

  答主:HERO才不是心机boy

  惟有爱与美食不可辜负、我辈岂是蓬蒿人、番茄配Pasta最棒了Ve~、系鞋带是件幸福的事等232人点赞。

  大本钟上俯瞰的女王陛下 赞了本文。

  大本钟上俯瞰的女王陛下 取消了赞。

  答主补充:看上面这样就是又别(ao)扭(jiao)了哦!

  

  三、#论傲娇脑回路之错综复杂#[毫无理由的生日梗]

  亚瑟·柯克兰在与阿尔弗雷德·F·琼斯相处时总是无法保持平静。平时优雅有礼的绅士总是像个炮仗一点就炸,一张娃娃脸染上气氛的红晕,对任何一件琐事都喋喋不休地数落指责。其实亚瑟也不太明白自己的心思,阿尔弗雷德这超大国是全世界争相巴结的香饽饽,他顶着特殊关系盟友的身份坐在他右手边,却整天与他唱反调。

  所幸阿尔弗雷德似乎并没有与他较真。蓝眸的美国青年被他批评时经常反唇相讥,嘟哝一些“古板的老头子”之类的话,有时干脆充耳不闻,我行我素地在会议上大嚼汉堡。但是偶尔的偶尔,(亚瑟柯克兰想到这儿忍不住微微笑了笑,)阿尔也会听一下他的意见,放下汉堡或任由他把领带打好,这个家伙还是有通情达理的时候嘛。但是阿尔弗雷德从来没有像美/国处理国际事务那样,在日常生活中拿自己的霸权地位去压他,事实上在亚瑟面前他更像个普通的大男孩,但感受诉诸于口总会微妙地变成“幼稚,没有大国样子。”

  其实并不算是讨厌他这样。

  还有无论亚瑟怎么说都不会改变的美式口音。其实亚瑟在心底觉得,他的口音很适合他,带着加州阳光和北大西洋的海风的气息,鲜明的个人印象给人以安全感。但光荣的不列颠人怎能认同被随意篡改并自成一派的美语呢?看,那个自命不凡的美国人走到他面前握住他的手了。

  阿尔弗雷德隔着亚瑟的黑色手套亲吻他苍白的手背——用亚瑟所教导并能够接受的方式;然后将他一把搂进怀里——以一个美国人的热情。

  然后他开口,亚瑟听见声波透过美国年轻人的胸膛震动着传来:“我亲爱的大英帝国——亚瑟·柯克兰,生日快乐。”

  烟火在亚瑟的胸腔里炸开了。他抬头,美国青年的蓝眼睛真诚而温情。

  为了掩饰火烫的脸颊,亚瑟·柯克兰又开口了:“阿尔弗雷德,你的领口还是没有翻好。我说过多少次……”

  但阿尔弗雷德无所畏惧。他揽着英国人的肩对他眨了一下右眼,有满不在乎也有歉意。“亚瑟,我也很喜欢你哦!”

  ——脑回路错综复杂又怎样,只要他懂就好。

  

  END


感觉自己写的米英两人,很单薄。想再摸索摸索。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