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无眠

圈名元墨/黑执事塞夏/APH米英
沉迷混合同人。
最近专注清奇的脑洞。

一个浅薄无知的人。

【APH/黑执事】《意见征求》

《意见征求》


片段:APH+黑执事

CP:主米英,隐塞夏

背景大概是恶魔主仆关系已经缓和、米英私人上刚确立恋人关系的现代日常。OOC有。


  阿尔弗雷德与夏尔的初次相遇是在亚瑟的房子里。他们恰好同时到访,在亚瑟简洁的相互介绍之后,阿尔弗雷德与夏尔打了个招呼。

  “呃……夏尔你好。我是美/国,人名称呼阿尔弗雷德·F·琼斯,很高兴认识你!”超大国踌躇了一下称呼,秀出标志性的阳光笑容主动示好。

  然而凡多姆海伍伯爵并不领情。他几不可闻地嗤了一声,冷淡地回答:“您好,美/国先生,在下是夏尔·凡多姆海伍伯爵。我身后这位是敝家族的执事。”被主人介绍到的塞巴斯钦恭敬地点了点头示意。

  阿尔弗雷德明显无法习惯这种阶级差异明显的英/国做派,他身边的亚瑟悄悄笑了一下对他轻声解释:“凡多姆海伍伯爵似乎不太喜欢美国人。你不必为此太过沮丧。”幸好阿尔弗雷德充分发挥了AKY本质,将话题引到了亚瑟的厨艺之类并不敏感的地方,夏尔虽兴趣缺缺却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配以亚瑟恼羞成怒的吐槽,气氛倒也不算尴尬。

  但是两人独处时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夏尔和他的执事还待在花园,阿尔弗雷德比平时要安静些,嗓门也不如平时那样聒噪而有元气。亚瑟看出了他的不对劲,无奈地对他笑,揉了揉他的金发,拨弄那根垂下去的呆毛。“你还在赌气?跟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夏尔他一向这样,你不用放在心上的。”

  趴在沙发上的美国青年抬头看亚瑟,失神地伸出手触碰他好看的绿眼睛。“我没有赌气。只是夏尔是你的朋友吧?你那些精灵朋友我都看不见,也不知道他们对我究竟是怎样的看法。现在好不容易有我能够接触到的、你的私人朋友了,我却无法与他好好相处,你不是会困扰么。”

  亚瑟此时是好气又好笑,但微妙的感动悄悄上涌占满了他的心房。“别随便推测别人的心情啊,阿尔弗。”他亲吻美国人额前的头发,“我不会因此为难的,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

  晚餐是塞巴斯钦下的厨,阿尔弗雷德费了好大劲,甚至不惜搬出他自己并不认同的阶级观来说服英国人不要进厨房。他对仍然一脸冷淡的夏尔伯爵抛去了一个难以置信的眼神,大致意思是“你作为他的友人居然不知道亚瑟进厨房是毁灭性的吗”。夏尔耸耸肩回应,如果那样他总能找到借口在晚餐前离开。

  夏尔离开之前用审视的目光打量了作势要留宿亚瑟家的阿尔弗雷德一遍。美国青年对他温和地笑了一下,征询其他三位在场人员的意见:“虽然冒昧,但我能获得允许与凡多姆海伍伯爵单独谈几句话吗?”他选用了偏英式的措辞来获得好感,却固执地保留美式口音表明立场。阿尔弗雷德偶尔还是带点孩子气的倔强,他觉得要得到的认可,不管对方态度多差都一定会去争取。

  夏尔眼中闪过一丝饶有兴味的光,他点头同意。

  于是他们在花园中踱起了步子。

  “不知美/国先生有什么事要跟我单独谈呢?”

  “夏尔伯爵,您应该看得出我与您的祖国的关系。对于这段恋情你的态度是怎样的呢?”

  “哦?”夏尔回头看着这一开口就打直球的美国人。

  “或者换句话说,你愿意支持我们吗?夏尔。”阿尔弗雷德的口音或许令人难以忍受,但他的态度无疑是真挚的。

  凡多姆海伍伯爵刻意留了一段小小的沉默惹人遐思,但看对方只是望着他,态度明确又坚决,他终于不吝于从嘴角泄露出一丝笑意表明自己其实早就被逗乐了。亚瑟柯克兰与阿尔弗雷德琼斯相处时的表情,无疑是幸福的。

  “勉强够格吧。”要知道,这对于夏尔伯爵来说,简直是与实际意义上的“完美”程度相当的评价了。

  END


莫名有见家长感觉的阿米(buni),想要得到恋人的友人认可的美国青年!

  


评论(5)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