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无眠

圈名元墨/黑执事塞夏/APH米英
沉迷混合同人。
最近专注清奇的脑洞。

一个浅薄无知的人。


        CP:塞夏

       [捏造契约完成设定/OOC慎]

       “我该怎么说您呢。”执事的声音里含着笑意,但鬼知道它是真是假。他一分钟前刚接到了小主人“形容一下我”这样状似撒娇的命令。

  夏尔坐在窗边,手中捧着温热的红茶,他没有笑。从他幽深的单眸里,完全无法窥知他不久前刚踩着仇人的手骨一步步践踏他人的身躯,将手中的勃朗宁指向仇人的额头。眼罩滑落的异色眼瞳中,充斥着仇恨与快意,明亮到契约印犹如在灼烧:“你三年前就该死了。”

  枪响。

  “这是最后一个命令了。”他抬头看着眼眸微眯微笑着的执事。

  “您成熟、稳重,但有时也会露出撒娇般的表情。”少年甩过的眼刀撞进执事加深的笑意。“您看似跳脱了游戏规则,却从未逃出过责任与亲情的桎梏。不过也正因为这样,您才显得更加高贵。”

  “您任性而骄傲,似乎有足够的底气放纵自我。但我知道——或者说隐约窥见了些,您压抑着自己的欲望。您可从没有像您那些同龄人那样提出一些不可理喻的要求,即使我在身边。您甚至没有趴在我怀里哭过。”

  “你以为这要怪谁,”夏尔翻了个白眼,“你从来都无法理解抱怨的意义,你只知道命令,自以为是的时候还会曲解为撒娇。我只好谨言慎行。”

  “可那是您的愿望。”塞巴斯钦说着,想起宴会归来的夜晚,他抱着有些醉了的少年走在楼梯上,俯下身亲吻了少年的额头。那说是表示效忠也并不僭越。“说实话这样小心翼翼的您真是可怜。”

  他话音未落便不得不拉起燕尾服闪开,地板上泼落的红茶滴滴答答流淌。夏尔放下茶杯唇角扬起,蓝色的眼睛看向执事,那里面的窃笑像蓝色矢车菊那样好看。“真抱歉这样小心翼翼的我让你作呕了。”

  “您多虑了,我永远渴望着您。”塞巴斯钦走到夏尔身旁,“您若是早一些告诉我,我会表现出您喜欢的样子。可现在一切都晚了。”

  “是的,一切都晚了。”夏尔重复,他看着恶魔的脸。“早在我十岁那年就晚了。你不可能为了任何人改变,恶魔。”

  “……少爷。”

  

  随后是糖浆一般粘稠的沉默。

  夕阳洒上窗棂时,窗边放着一枝带刺含露的玫瑰花。

  地板上的红茶已被清理干净,而房内空无一人。

  

  END

  

  少爷始终认为恶魔是在伪装,认为恶魔不可能为了任何人改变。可是塞巴斯钦在遇到夏尔之后将美学作为了自己不仅是执事也是恶魔的行为准则,潜移默化地被少爷改变了很多,少爷却不愿也不敢相信这一点。最后恶魔离开前将红茶清理干净也暗示少爷对恶魔的影响不会随契约的结束而消失。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