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无眠

夏秋之交生于水边,
大千世界何其美好。

一个浅薄无知的人。

【APH/米英】阿尔生贺2016

  阿尔弗雷德从不介意在异国他乡度过自己的生日,特别是在自己曾经的母邦。然而他的总统先生不许他这么干。

  

  "会造成糟糕的影响,我的祖国。"他翻阅着独立日冗长的行程安排,"我们无法容许自己的国家在独立的大日子跑到大西洋另一边追求此时是众矢之的的男友。这事关美国国民的尊严。"

  

  阿尔弗雷德耸耸肩,他想这次生日是见不到亚瑟了。尽管冷战期过后出于外交上的考虑亚瑟每次都会强撑身体到白/宫拜访,但他不觉得在脱/欧的关键时期那个古板的岛国会来见他其实一点儿都不喜欢的美国英雄——他们是阿尔弗雷德的骄傲,但亚瑟不喜欢他们,事实上很让这个大男孩沮丧。

  

  再说冗长枯燥的欧洲杯还在进行,即使英格兰有些闲暇他也肯定会守在电视机前看那该死的决赛,为没能一平到底的葡萄牙队骂一声fuck。他才不会管亚美利加在大洋彼岸怎样可怜巴巴地等他造访呢。

  

  阿尔弗雷德与总统争论了好久终于在独立日的庆典中保留下了自己的私人手机。整个白天他像那些恋爱中的小伙子那样——或者说其他恋爱中的小伙子那样,焦躁地频频打开他超人和蝙蝠侠同框的屏保查看收件箱。尽管现在的短信提示会显示在屏保上,但烦躁的时候他总忍不住这么干。

  

  然而这一天他没接到任何来自大洋彼端的短信,他恶狠狠地诅咒那个老头子喝下午茶时被自己做的司康噎死,想到亚瑟柔软的眼睫毛与森林般翠绿的眼眸却又委屈地耷/拉下了呆毛。英国凭什么就抽不出他珍贵的五分钟发一条短信给Hero?即使他那么忙碌。

  

  独立日的活动直到将近十一点才彻底结束,热情的民众(多半是小伙子们)三五成群地在街上游荡。阿尔弗雷德也曾是那些年轻人中的一员,不过自从脾气别扭的英/国绅士开始在这天到访他家,他就更愿意花费这样的夜晚陪伴他。只是这天原因有所不同,阿尔弗雷德又看了一次手机,十一点三十二分,仍然没有短信。——他不得不承认,这次工作结束后的早归是出于疲惫与失落。


  阿尔弗雷德推开门的时候,他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然后险些忽略了头发与绿眸都湿漉漉的英/国人,走进卧室一头栽倒在卧床/上。


  他以为这是幻觉。但他还是忍不住再看一眼。


  天哪他的腰身怎么会那么纤细,同为金发他的头发在灯光下怎么会这么耀眼这么好看。如果这是真的,他一定早就扑过去了——如果这是真的。


  英/国人说话了:“阿尔弗雷德你愣在门口干什么?快把门关上,我刚洗完澡。”


  然而这就是真的。


  “亚亚亚亚瑟?!你怎么到华/盛/顿来了?”美/国青年兴奋地甩上门凑上前去,“你不是该在伦/敦的上议院同那些老头子无休止讨论脱离欧/盟后的决策吗?或者说你应该在关注欧洲杯决赛?”


  “为什么来看我?”阿尔弗雷德聒噪的高分贝突然低沉下去,“你连祝我生日快乐的短信都没有发给我。”


  “阿尔弗雷德我真想数数你自进门到现在已经问了几个问题——而且大部分愚蠢至极。”金发碧眼的英/国人毫不留情地批评了他,然后自顾自地走进阿尔弗雷德的卧室拿出浴巾开始擦头发,“脱欧之后英/国与欧/洲的关系——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都将陷入冷战期,我和弗朗西斯已经两个星期没有互殴过了,他看到我总是一脸冷淡的表情,就像几百年前贞/德死后的表情一样。而美/国作为全球的几大势力之一,未来会是英/国盟友的重要候选人,所以我出现在这里并不是件值得惊讶的事。说真的我以为你即使不懂气氛脑子还不算笨,会自己想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看来是高估了你。”


  天哪他爱死这样的亚瑟了。他冷静地陈述着国家之间的外交事宜,其实只是为了掩盖柔软的内心。如果他是为了外交而造访华/盛/顿,他就不该在现在这个时间来到这个地点——美/国的私人住宅。哦他显然是偷跑过来的,为了他。这个认知让十几分钟前还满身疲惫的阿尔弗雷德又拥有了属于Hero强/健的心跳。


  “你的身体没事吧?”


  “每年都是如此,再怎么虚弱我也该习惯了。欧/洲杯我本想洗完澡在你家看的。至于短信,我最无法理解的就是你居然会在意这个,能够当面说的话为何要借助那些随时会被截获的电子设备?”他还是一样的古板,尽管这正说明了他对自己将要说的话有多重视。亚瑟拿起放在阿尔弗雷德床头的腕表带上,接着看了一眼。“哦该死的,快要到零点了。”


  时间的紧迫让英/国人不得不放弃部分矜持,他随意地将浴巾丢在床/上开始一步步靠近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的目光流连在亚瑟半干的凌/乱金发、没来得及严谨扣好的领口、也许是刻意带了暗示性质的步伐上,直到亚瑟来到他面前。他们之间如此靠近,阿尔弗雷德能闻到沐浴乳的清新气味、浴室水汽的迷蒙气息,还有若有若无的属于亚瑟的红茶与蔷薇的香气。


  正当他想深吸一口气,记住这个大概可以称之为幸福的夜晚他所闻到的气味,以便无论世界局势怎样变换他都可以回想起,美/国与英/国曾经那么亲密。亚瑟踮起脚尖用手将他的头按下,给了他一个唇齿相贴的吻。


  “阿尔弗雷德——阿尔,生日快乐。”


  END

  

米诞快乐!第一次写完米英ONLY有点小羞涩/////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