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无眠

圈名元墨/黑执事塞夏/APH米英
沉迷混合同人。
最近专注清奇的脑洞。

一个浅薄无知的人。

【APH/黑执事】亲爱的日不落(1)

       亲爱的日不落

  

  [综漫:Arthur与Ciel/黑塔利亚+黑执事]

  非连贯独立短篇。三篇完结。

  主CP:塞夏米英。

  OOC有。

  

  第一篇.

  

  他第一次见到那有着幽深蓝眸的孩子,是在女王陛下阳光明媚的花园。

  白蔷薇娇艳地绽放在玻璃温室中,他与维多利亚女王对坐着喝茶。那日红茶的芬芳一直在记忆中萦绕,他无法忘却。

  “凡多姆海伍卿,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国家的意识体——大/英/帝/国。”老妇人般慈祥的女王微笑着,对那孩子说。

  他回过头去对男孩微笑,他也难以置信自己竟还有如此温柔的笑容,恍如阿尔独立之前、他还是英/格/兰时的笑容。

  “你好,我是英/国。”

  男孩曾毫不含糊地单膝下跪在他面前,被自己以无奈的口吻扶起:“虽说礼数很重要,但还是个孩子啊,没必要过于认真。”

  直到与男孩成为有私人交情的朋友后,他才能够确认初见时听到这句话,从夏尔眼中一闪而过的冷笑并非错觉——自打十岁生日那天起,男孩就被剥夺了作为一个孩子的权利。男孩身旁静立的黑衣执事用他红色的眼睛看了英/国一眼,深谙魔法并与精灵们是好朋友的英/格/兰以同样探寻的目光观察对方。

  (那孩子的执事,是恶魔啊。)

  男孩离开后,女王笑着问他:“你觉得夏尔小弟弟怎么样?”她慈祥的微笑后也藏着铁血的手腕,如果自己说出可能证明凡多姆海伍叛国的言语,那骄傲的姿态下一刻便会在牢狱中被践踏了吧。

  “他很成熟,虽然看起来还是一副娇生惯养的贵族少爷模样,不像阿……我从前领养的孩子那么小孩子气。”他不打算说出恶魔的事,毕竟关于非人类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若是让那些虔诚的基督徒知晓世界上还有妖精和恶魔的存在,且同《圣经》所写完全不同,想必又要掀起一场信仰危机,迫使另一个尼采站出来说“上帝已死”——为什么要那样折磨那些可怜人呢?拥有信仰本身就是一种幸运。

  女王了然地微笑。“你要是真的那么想他,不如对美/国开战。通过战争与暴力,没什么失去的东西是无法夺取的。”

  英/国暗自腹诽这话让首相来说还差不多,亚/历/山/德/琳/娜对内阁的影响力再大也不过是国家的吉祥物罢了。——好吧她无为而治,甚至还有直接效忠于她的忠犬,然而行政大权毕竟不在她手上。英帝国的强大冲昏了也许包括她的许多精明英国人的头脑,但作为国家本身他还是能感受到一些的。在大西洋的彼岸年轻的国家正迅速崛起,他的科技国力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中正飞速发展,直到超越大/英/帝/国立于世界之巅、光芒耀眼的日不落的背影。

  当然出于自己的骄傲,英/国绝对说不出这种光明正大承认那家伙厉害的话,他只是端着自己绅士和霸主的地位坐在花园里,啜饮午后阳光下色泽纯净的红茶。

  “那位弟弟也对红茶有着十分执着的偏爱,你有空时可以去找他喝下午茶。我略有耳闻,他的执事泡红茶的技术极为精湛。”

  “啊,好的。”

  

  少年端起杯子,在下午茶时光的暖阳下眼眸微眯,轻啜了一口自家执事亲手泡制的红茶,宣布道:“我不喜欢美/国佬。”

  “我能够理解。”他对面粗眉毛的青年赞同地点点头,“他们那些粗鲁的举止、糟糕的语法和该死的口音,真不像是我们英/格/兰/人的同胞。不过,新大陆的年轻人嘛,有些朝气活力也不是不好……当然不是在替他辩解之类的,只是偶尔也该用宽容的眼光看待事物……”自圆其说不成的英国绅士尴尬地轻咳一声,别扭地转移话题,“By a way,你的执事泡的红茶真是不错。”

  “那是自然。身为Phantomhive家的执事,如果连红茶都泡不好那就是严重失职。”少年毫不客气面不改色地接下赞扬,语调里隐隐透着一丝自豪。

  “那是少爷调教有方。”

  

  “女王介绍那个所谓的英/国意识体给我认识,大概就是想要监视我吧。”少年的整个身子埋在浴缸里,将头向后仰闭上眼睛舒服地叹了口气。

  “您对他有什么看法吗?”

  “不/列/颠……意外的,是个温柔的人。明明是这么物欲横流的超级大国的意识体,却是典型的英国绅士。”

  “您也清楚,怀着这种温柔之心的人是不能在霸主的宝座上久坐的。顺便,当着在下的面说‘所有的恶魔都是笨蛋’还是有些介意的。”执事的长脸在一片水雾之后微笑、微笑、微笑。

  特别是那个不列颠说出这句话后,他的小主人像抓到线团的猫咪一样,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用优美纯正的伦敦腔说了句“I think so."

  “不过,这样的人,也许可以触及那虚无缥缈的,幸福吧……”少年仰头闭眼,面容上的神色有些恍惚。接着他睁开眼与恶魔对视,自嘲地勾唇一笑,“不过反正我也看不到,我行走在人世的时间可是比普通人类更加短暂。”

  “我会替您见证的,如果这是您的愿望。”执事隔着帘布轻柔地擦洗少年的肌肤。

  少年没有回答。

  

  公元20XX年,平凡的某一天。

  亚瑟回到他与刚确立关系的美/国恋人共同的家。他先推开门脱下厚重的大衣,将纤瘦的身材暴露在房间的暖气下,然后才发现茶几上放着一杯刚沏好的红茶,红茶旁静静地躺着一个简约的黑白礼盒。

  绅士摸了摸自己的金发,寻思着会不会是阿尔弗雷德做的。但是这种送了礼物就躲起来的做法用他的话来说“实在是太不HERO了”,如果是他,恐怕现在早已算着自己到家的时间发短信撒娇来了,内容应该是“亚瑟收到HERO的礼物了吧,是不是很感动!”“亚瑟亚瑟HERO的红茶泡得不错吧——我知道当然是肯定的啦,不接受反对意见☆”之类孩子气的话。

  说起来,今天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吧。

  一边想着亚瑟靠近茶几,在确认红茶没有加什么化学药品后他轻轻辍了一口。

  伦/敦东区码头咸腥的海风、大西洋沿岸潮湿的水汽和暖流、不顾一切的工/业/革/命带来的灰黑的天空——上个世纪的旧伦/敦城向他迎面扑来,现在他可以确定这不是阿尔弗雷德做的了。红茶是即使经过漫长的时间冲刷、仍完美到令他记忆犹新的味道。

  他打开礼盒,盒底只平放着一张卡片。

  手写花体英文有着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严谨和优雅。

  

[致亚瑟·柯克兰&阿尔弗雷德·琼斯先生:

  诚挚地祝愿终于确立恋人关系的您二人获得幸福。

  执事Sebastian Michaelis代前任主人Phantomhive伯爵送达来自一个世纪前的祝福。]

  

  END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