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无眠

生平最缺灵气。
瓶颈长弧,专心学习。

【黑执事/塞夏】猫痴真是个绝妙的借口呢

         CP:塞夏

  校园设定,双方学生。段子。

  大概有非常严重的OOC倾向(。

  

  对了看的时候请代入一个年轻点的Sebby(。

  

  

  米卡利斯今天故意带猫到学校。

  “不可以告诉老师哦。”他对身旁一圈被猫和人萌化的纯真少女们竖起一根手指,用一个微笑收买了这些同学,坐在座位上又撸了会儿猫。接着他合上桌面上的课外读物,抱着小奶猫朝窗边凡多姆海伍的座位走过去。

  人称“小少爷”的凡多姆海伍此时趴在座位上睡得旁若无人。冬日清晨的光线拉得很长,他为了躲避白天干脆把半个脸埋进胳膊里,灰蓝短发散在桌面和手臂。其实在人多的环境下,夏尔凡多姆海伍也不可能心大到完全睡着,手指上的湿润和瘙痒很快就让他皱皱眉睁开了眼睛。

  ——然后发现面前的是米卡利斯,小少爷立刻又合上眼继续睡了。

  

  “昨天的西方代议制论文和《哈姆雷特》赏析。”

  “书包挂在左边,第一层。”夏尔闭着眼睛回答,塞巴斯钦依言取出作业帮他上交。

  “毕达哥拉斯定理利用梯形面积的证明。”

  “美国第20任总统加菲尔德。”小少爷依然不打算睁眼。

  “椭圆运行轨道上一点的曲率半径。”

  “求质点的瞬时速度和加速度。”他抿了抿嘴唇,应该是已经清醒开始思考,此时还不睁眼就跟闹别扭没什么两样。

  “元素周期表第一主族。”

  “氢锂钠钾铷铯钫。”

  “昨晚打游戏到几点。”

  “凌——”

  

  意识到自己被套路了,夏尔猛地掐断声音睁开眼,刚想跟某人算账就被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扑了一脸。小奶猫扯着他袖子上的布料爬上他的胳膊,黑漆漆的皮毛被打理得柔顺光亮,此时那身毛正蹭着他的脸,两双透亮的蓝眼睛以近到少女漫中能接吻的距离对视片刻。

  小少爷立刻坐直并将胳膊移开,小猫差点掉下桌,被塞巴斯钦的手掌接住抚摸着后背安抚。虽然夏尔没发出声音,但从他瞪着自己的表情,恶作剧成功的某人总觉得他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

  “你怎么带猫来学校?”

  “她刚到我家不久,比较怕生,容易被其他孩子欺负,放在家里不放心。”塞巴斯钦低头爱怜地看着小猫咪,眼神比对他身边的所有人类都温柔。

  “你喜欢猫啊。”夏尔有点惊讶,这家伙看起来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

  “嗯,我还知道你讨厌猫。”他这时才笑得有点这个年纪小孩的样子。

  “那你还——”对方的表情告诉夏尔他明显是故意的,并且为捉弄了自己感到非常开心。恶劣的小屁孩,夏尔恶狠狠地想。

  

  当然,等他们后来全面摊牌后,自觉老成的夏尔凡多姆海伍同学,就不得不收回这个想法了。

  “那你还用那种方法捉弄我,结果害我过敏请假了两天。”小少年鄙夷地挑挑眉,表情里透着抓住对方把柄的兴奋。“你可真是个幼稚鬼啊,塞巴斯钦。”

  “我只是为了更好地伪装罢了,”对方不慌不忙地微笑着,“你这个年纪的人类小孩,对于感兴趣的事物,不是总喜欢捉弄对方来吸引他的注意吗。”

  他没再说下去,因为话里面的暗示意味已经足够少年咂摸良久之后心情微妙地闭嘴了。

  

  END

  

  一个没头没脑的end.

  写太多容易出戏,细节请自行脑补,只是一点日常w

  

评论(1)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