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无眠

生平最缺灵气。
瓶颈长弧,专心学习。

【黑执事/塞夏】当他们谈论爱和过去

       当他们谈论爱和过去

  黑执事同人。不知所云的短打。

  CP:(如果有的话就是)塞夏

  ※请不要被题目欺骗,小伯爵时年十一岁,黑执事正片开始之前。他困惑于怎样对待过去,而对爱情的不屑使他与恶魔好歹没有当场撕破脸。

  ※挺三观不正的。角色观点不代表作者观点。

  

  

  他们正相对而唱。他们正诉求爱意。

  冷漠的视线追随着他们,或者不如说只是无意义地追逐着光点。小伯爵他面无表情,凝视着台上恰至高潮的歌剧。主角们互诉衷肠的动人唱腔丝毫入不了他的耳——它们被剧院里的暖空气冻结在他耳膜外,即使身处昏暗的剧院,他也并未在黑暗的庇护里放松戒备,眼中的坚冰没有丝毫融化的迹象。

  他被眼罩覆盖的右眼还是能看到一些东西。玫瑰欣欣然地抽芽,嫣红花瓣略显凌乱地颤动,香气拂过小伯爵扬起的睫毛。要怎样形容这些花朵?美好地、燃烧着、炽烈而温柔的……不。那是脆弱。不能抵挡任何人。因而无用。他嗤笑出声时,才意识到自己嘲笑了万人歌颂的伟大爱情。

  

  塞巴斯钦坐在他身旁,听见动静后回了头,黑暗里那双红眼睛依然闪着幽光。

  如此看来,黑暗从不能成为小伯爵的庇护。

  

  您在笑些什么?伯爵本以为地位微妙的仆人会这么问。然而塞巴斯钦只仔仔细细地打量过伯爵的脸,从被前发遮掩的额头,到冰冷的蓝色眼睛,在被黑色覆盖的皮肤上稍作停留,顺着鼻梁的弧度滑下,毫不停留地从唇瓣掠过,定格在小伯爵微扬的下巴上。那儿因自幼虚弱的体质而缺乏同龄人的圆润,倒是可见些许立体棱角的坚毅形状。

  他那架势,就像是妄图从封面上,读透一本叫凡多姆海伍的书。

  

  伯爵没理他,他的思绪还没冻结成僵化的一团,便每天在寒意中伸展手脚,以保持灵活和清醒。眼下小伯爵回忆,他并非不曾为虚假的悲欢离合洒下热泪。只在两年前,他还会坐在兄长左手边,神往地望着光束下的人儿痴想。他要让他的玩具们在想象的彩光照耀下起舞……小提琴曲与木偶戏……所有观众都为纸偶师的魔术鼓掌喝彩……他的戏剧将教会孩子们善良和爱……身侧的兄长回头看他,蓝瞳是冲入大西洋的一道暖流,映照着舞台上幽微的光芒:“喜欢吗?”“当然了。”他温柔地答道。

  善良和爱。

  寒冷使伯爵轻微地战栗,剧院的供暖系统似乎瞬间损坏,也许还有扩音设备,因为舞台上传来的歌声突然被削弱成一片模糊。他将视线从明亮的舞台上移开,待适应黑暗才发现,原来是塞巴斯钦已转身面对他,正用冰冷的手掌掩住伯爵的双耳。

  

  恶魔知道自己的双手寒气逼人吗?还是说他故意如此呢?

  伯爵寻思着,塞巴斯钦低而冷(像一小块干冰)的声音灌进他耳膜:“您还是不必再听下去了,这类剧本对您毫无益处。”

  “哈,你担心我向往爱情吗?”伯爵想嘲笑这个杞人忧天的花匠了。

  “可这会让您想起别的东西。也许是爱,也许不是。这使您痛苦,不是吗?”恶魔不知由哪种途径洞悉了一切,他的一针见血令伯爵不适。“您何不忘掉?那于您已是前尘旧梦了。失去的东西……”

  他没再说下去,因为伯爵仰头追上恶魔发亮的红眼睛,死死盯着那两点血色。

  

  遥而远的舞台那边,男主角唱出忠贞的词句,光束打在他的服装上闪闪发亮。

  那曾经是他向往的光点啊,善良和爱,玩偶和小提琴。当伯爵发现自己竟在嘲笑它们时,海潮卷走了他的王冠,他仿佛又是那个迷茫无助的十岁男孩。那场火灾将他对爱的所有向往烧灼殆尽,十一岁的男孩眼下只相信坚硬的东西——紧握手中的力量、顽石般的黑乎乎的恶魔。他该怎么应对价值观的剧烈转变:是连同肮脏的秘密全盘遗忘,还是痛苦地、接受着自己的改变?

  恶魔说得倒没错:那些记忆给他带来的无非是疼痛,失去的东西更无法回来。(后来伯爵用这句话教训印度王子时,早忘记了他是从谁口中听到这句话的)忘记那一切也许才是明智之举。别想——别想逃避这个词——他完全可以将其诡辩成自断后路一往无前。

  可是……没有过去的人无法存活。伯爵对此一清二楚。另外,恶魔也并非可信赖的建议人。

  

  小伯爵还无法做出抉择。

  “你没资格对我牢记什么又遗忘什么指手画脚,恶魔。这与契约无关。”最终他恶狠狠地搁下一句反驳,意欲结束这场谈话。

  恶魔看出了主人的意图,暗自估计着:这座伯爵曾和家人频繁造访的剧院,似乎也只有这点微不足道的贡献了。人类可比他想象的还要顽固,要使他全心全意沉醉于契约似乎还欠火候。(他真的以为这与契约无关?天真得令人惊叹,他灵魂的哪个角落会与契约无关?)

  于是恶魔仍掩在伯爵耳上的冰冷手掌缓缓下移。

  

  “太愚蠢了。”漫长的沉默过后,小伯爵低声说,他遥望着舞台上的人物,蓝瞳里光芒隐现。十一岁的男孩毫不掩饰讥讽地挑起嘴角,“他以为他能改变什么?凭借这脆弱的爱?”他似乎意有所指,但恶魔不关心,它只对这货真价实的偏激言论窃喜。

  “我与您意见一致,少爷。可人类就是这么愚蠢,您只好忍受这个。”执事调侃似的低头轻笑,咄咄逼人的意味终于被藏起。

  他们这才能忘掉方才的争执,为一个相同的意见而相视一笑:在为殉情而死的主角们奏响的哀乐中,他们一同嘲笑了这人类最崇高的感情。

  

  剧终,大幕合上,演员谢幕,全场掌声雷动。灯光亮起,人群开始涌动,走进伦敦冬夜能割伤人的寒风里。

  黑衣执事用方才冻伤了伯爵耳朵的手,替伯爵将披风扣好:“外面气温很低,请您不要逞强。”他关切地说道,凝视伯爵的眼神如此温柔,连石头也会相信这恶魔真心实意。

  

  

  五分钟前。

  恶魔掩在伯爵耳上的手掌缓缓下移,严丝合缝地扣住男孩脆弱的脖颈。随着他逐渐收紧力道,契约者的呼吸声变得尖细而悠长,然而他连一声呜咽都没发出。他们僵持着。一秒。两秒。

  最后恶魔松开手,伯爵竭力压抑着声音干呕,他们周围只剩下演员的唱腔和无尽的沉默。最后伯爵开口,嘲笑爱情的渺小;在这个问题上,恶魔不能更赞同他,两人趁此结束了一场无声的较量。

  “现在还不是时候。”松开对男孩生命的桎梏时,黑衣鬼魅以耳语般的亲昵嗓音说。

  

  ——现在还不是时候。

  我等待您,彻底抛弃回忆并全然属于我的那天。

  

  END

  

  字数:2300+

  

  跑题跑到天涯海角……看看就好不要当真。

  原本只觉得听着情意绵绵的歌写不解风情的塞夏很带感,写着写着就忍不住加入了很多别的东西,还是很卡。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