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无眠

圈名元墨/黑执事塞夏/APH米英
沉迷混合同人。
最近专注清奇的脑洞。

一个浅薄无知的人。

【黑执事/塞夏】短打两则

短打两则

夏尔(?)中心。
CP:塞夏


壹、少年记

有许多人经过这个少年。
他们来了又走了。

模样相仿的哥哥眉眼里跳跃着太阳光,他的手紧握过少年冰冷的指节。他带着暖离开。
娇俏活泼的未婚妻穿低跟鞋踏出轻盈的舞步,她的眼泪曾沾在少年冰冷的脸颊。她带着光离开。
红衣灿烂的姑母游戏社交场风韵天成,她的手臂在那么两分钟内环抱少年冰冷的肩膀。她带着爱离开。
马戏团的假小子举着糖果颠倒错乱地闯进来,她的雀斑和笑脸妄图映进少年冰冷的独眼。她带着真离开。
……

温暖的世界,寒冷的世界。
明亮的世界,黑暗的世界。
柔软的世界,僵硬的世界。
真实的世界,虚假的世界。
温暖、明亮、柔软、真实的世界里走来的人们呀,他们像工厂履带上的商品一件件经过少年,企图暖热他冰冷的灵魂。“跟我们走吧!”他们热切而真挚地要求,“你是蓝天的孩子,这幸福是你应受的!”
寒冷、黑暗、僵硬、虚假的世界拥少年入怀。“您跟他们走吗?”少年不发一言,但他沉默地站在那片土地上。

风吹过空荡的街道,吹过少年瓷般白皙而冰冷的皮肤。少年脚边的蒲公英随风而起,从少年眼前纷纷扬扬地掠过。
少年看着它们。
直到眼前空无一物,他单膝跪了下来。泥土弄脏了少年膝盖处的布料。他很用力地将花梗攥进手心里。
黑暗的世界不以为意地看着他的一时兴起。

一支曾是金色的蒲公英,它属于那些温暖灿烂的人们。

“塞巴斯钦,”少年低声说一个秘密,“你听。我的心脏,它从未跳动;我的皮肤,它像冰那样冷。”
恶魔僭越地隔着两层手套一把握住他的手。
“那正好。”他心满意足地笑着说,“您与我是一样的。”

END

贰、称呼即存在

……
弟弟。
夏尔。
伯爵。
番犬。
社长。
小伯爵。
小少爷。
少爷。

无数的声音呼唤他,无数的身份缠绕他。他如何确定自己是谁呢?他究竟来自何方又去向何处呢?
黑暗如同有形的生命般在他身旁卷着漩涡,(蟒蛇或者恶犬)貌似温顺地浮沉。
他如何确定自己不是他人的影子、不是另一人的游魂、不是贵族恐吓自家小孩的传说?他如何确定他是个真实存在的人呢?
有什么是可以不必自由心证、仅凭肉眼就看出的差异呢。

突然右眼灼烧似的疼痛起来、他恍惚间看到了从那里扩散开的幽幽紫光。
恶魔嘶嘶地说着,像伊甸园里指引向鲜红苹果的毒蛇。

——契约者。

这不过是另一个枷锁。
他抚摸着裁缝新制的眼罩不屑地想。
可是看看他装扮出来的恭敬,在这个枷锁里他至少能活得高贵优雅,大胆得话甚至可以反咬。谁说恶魔就一定掌控一切呢?这个对人类的善念一无所知的家伙……

执事在这个瘦小的男孩面前深深地低头,他的黑发柔顺地垂落在颊侧。他用男孩从未听过、却不得不装作听过许多遍的赞美语气虔诚地喟叹:

——My lord.

END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