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无眠

圈名元墨/黑执事塞夏/APH米英
沉迷混合同人。
最近专注清奇的脑洞。

一个浅薄无知的人。

【APH/露中】由头发所想到的

      由头发所想到的

  APH同人短打。OOC有。

  CP:露中

  

  

  一次私人会面显然不该在小黑屋进行,如果他们两人都精神正常的话;以自愿为前提的拜访显然也不该陷入僵局,如果他们不是什么关系复杂的意识载体的话。

  但是他们偏偏是,而且俄/罗/斯还是个远近闻名的病娇。更不凑巧的是下午来访的他刚好碰到东道主家停电,他们还好死不死地聊起了中/美贸易——无法避免的一件事。然后就是他们最容易闹矛盾的话题:你的占有欲,我的独立自主;你的缺乏安全感,我的不结盟政策。

  天色渐晚,阴天没有绚烂的落日,他们呆的厨房里光线渐渐暗下来。两人的面部表情都变得一片模糊,身形只能看见大概的轮廓。

  真是尴尬。又有点儿无趣。

  

  伊万伸手去抓王耀的头发,一缕黑发被他握住又从手中滑落,原因是对方感受到触碰站远了些。

  尴尬无言,他们沉默着。

  伊万回味着刚才的感受,王耀的头发摸上去不是那种柔若无骨的韧滑,不是故意从指缝间逃开的娇俏,反而有点儿大老爷们的毛躁,不过倒是很干爽,握在手里像是握了一把沙,里面夹了点碎贝壳和小石子儿,手感挺好。

  这种发质不需要特意娇惯,一星期只洗一次也看不出脏。伊万在黑暗里睁着眼往王耀的方向看,暗自揣度着他恐怕是在战争时期挥着不怕苦不怕累咬紧牙关加油干的大旗以身作则,结果亏待了他的头发。

  讽刺的是,这共产风的口号还是当年自己教的。

  眼前的人从沉醉在诗歌美梦糜烂词章里的理想家,沐浴了刀光剑影走到现在,终于走到了阳光下。全世界都知道王耀是个狡猾务实的老狐狸,五千年文化也并非浪得虚名。

  喜怒无常的俄/罗/斯心里突然浮起一些再人性化不过的感慨。记忆遥远泛黄,甚至已经不属于他,但他——曾经的苏/维/埃还是感到了一丝骄傲。

  

  “小耀,”俄/罗/斯人带着些气音柔柔软软地打破了沉默,“只有我,只有我知道你是经过了怎样的血与泪,才蜕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呢。”

  昏暗的房间里王耀笑了一声:“那你未免也太自以为是了吧。”

  “伊万啊,”他教训着共处一室的年轻人,“除了我自己,没人能明白我从清末一路走到现在的个中苦楚。国家们都有一根底线横在面前,我的时间轴也许与你有重合,但我们还是要各自走上不同的道路。”

  “你看,你怎么会明白呢?这百年近代史里,我把你都弄丢了。”

  俄罗斯没回答。他没法儿回答,因为那就是事实。他们曾经是最亲密的战友可现在只不过是关系普通的友好邻国,他们的友好往来都是为了顺应时代潮流——

  真让人火大。

  

  “还是没电。”他旁边的人又换了个腔调,没心没肺大智若愚也不知是本色出演还是装的。

  “饿死了——而且还拖着客人陪我挨饿,这可不好。”王耀跳起来转过身,伊万不久前摸过的马尾辫甩起又落下。

  “伊万,走,我们下馆子去!”

  “好呀。”他用软糯的声音应和着,又伸手摸了一把王耀的头发。

  

  这次王耀没有躲。

  

  END

  

  好吧这个短打只是看多了作者们写耀君的头发多么顺滑柔软云云……然后就想写自己心目中有点糙的老王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