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无眠

圈名元墨/黑执事塞夏/APH米英
沉迷混合同人。
最近专注清奇的脑洞。

一个浅薄无知的人。

黑执事和龙族的相似度比较(4)

#黑执事和龙族的相似度比较#(4)

CP:塞夏泽非

黑执事世界线到漫画音乐厅篇之前,龙族世界线到第四部之前。

(1) (2)(3)(4)

——————————————————————

     前注:请原谅我的中二病。

          请无视本文CP秀恩爱行为,相信它的主旨还是严肃的。

          本文以轻松的访谈录形式展开。

————————————————————————————

  Q4:如果有更中意的契约者,恶魔先生们会毁约么?


  塞巴斯钦(脸色有些难看):不会。


  元墨:没有别的了?没有别的了!没·有·别·的·了(哦呵呵中华文化的标点符号多么博大精深啊。执事先生这次意外地干脆利落甚至到了高冷的地步究竟为哪般?是好事被搅,还是佳人遭夺?让我们拭目以待今天的《秀恩爱一百招》!


  路鸣泽(笑看);不会哦,我对哥哥可是一心一意的~


  元墨(尖叫):天哪我听到了什么!发糖了发糖了啊啊被糖噎了一嘴,虽然仔细思考不过是小魔鬼的惯用说辞就像Sebby说他永远不会对少爷说谎一样,但是我不听我不听QAQ让我炸成烟花一秒!诶不对,你、你、还有小少爷你,你们都什么表情!路明非你怎么一脸看变态的表情,我真的只是个CP粉啊,你们能秀恩爱还不能让我叫一叫吗?噫少爷我错了别这么看着我,那个你脸有点红哦?


  塞巴斯钦(微笑,身后黑气):主持人小姐,能麻烦你不要再盯着少爷看吗?少爷会脸红只是因为这里比较热而已。


  元墨:人人都在秀恩爱我压力颇大。哦哦,少爷觉得热吗?那我们开空调好了。(转头拿起遥控器对着立式空调按按钮)


  元墨(正色):那么我们来总结一下。这一次两位的回答都非常短小,所以除了自己脑补分析之外没什么办法呢。两位都是很坚定地立刻回答不会毁约,但我总觉得究其原因是不太相同的。首先是塞巴斯钦先生。从客观角度我觉得有两点原因:一是执着于美学而不愿半途而废,所以毁约应该是不会的,但会不会想办法尽快结束契约呢?


  塞巴斯钦(冷漠jpg.):主持人小姐请你注意一下言辞。挑拨离间是绝对不允许的,这是对少爷的灵魂和对我的美学的侮辱。少爷的灵魂是我长久以来见过的最高贵最迷人的宝石,我不会轻易放弃他,直到契约达成。另外,上次恣意揣测少爷复仇意志结果越权操作的教训,已经忘记了吗?


  元墨:啊,恶魔先生好可怕,似乎散发着抖S的气息。果然在少爷面前才是抖M么……不不我什么都没有说。既然他自己已经说了我认为的另一个理由,那么客观方面的就到这里吧。题外话,那个“越权操作”是什么我们还是不知道呢,那我就小心一点吧。哪有这么折磨主持人的,既要问出角度刁钻的问题作出一针见血的分析,还不能冒犯到角色,好难QAQQQ


  那那就用我的脑补来安慰一下心灵!恶魔先生说出这么坚定的“不会”,会不会除了因为以上说辞之外还有特·别·的·理·由呢?真是想想就令人激动,时光这种东西啊,谁知道未来会发生些什么呢。少爷还年轻,恶魔不老不死,他们还有很多时间不是吗?(笑)


  限制级的内容似乎不能说得太多,那我们来分析路鸣泽吧。从契约关系上说,黑主仆比他和路明非的关系简单多了,真的就是一个给力量一个给灵魂的简单粗暴。而小魔鬼对于路明非,不仅一直强调两人的兄弟之情(虽然另一方面又一直说是售货员和客户……),还带着陪伴的意味在里面,经常在路明非空虚寂寞冷或者濒临绝望的时候来到他身边。啊啊这么说感觉好暖啊~然而事实可能更复杂,作者已经多次暗示小魔鬼与明妃不可告人的关系了,还有路明非看见过的回忆片段以及S级废柴的伏笔……明明只想吃傻白甜却细思恐极。


  两部作品中都只出现了一个恶魔,所以不能进行对比——不不这应该是后面的内容,总之就是现在给人的感觉是小魔鬼并不像Sebby一样是与少爷偶遇的,而是前世今生预谋已久,他所谓的“契约”是特别对路明非的。所以目标明确,根本不会有什么“更中意的契约者”,他属于龙族,压根儿不是魔鬼这一行的,或许连身份都是伪装。那当路明非交出他最后的四分之一生命后会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就让人很慌了,只能说拭目以待。


  路鸣泽:不不主持人你错了哦,还有麻衣桑、苏恩曦和零不是吗?不过我这边的设定略有差异,不一定只能和一个人结契。所以我为什么要放弃哥哥呢?就算背叛整个世界,哥哥也是最后在我身边的那个人,即使最后的结局是一同死在染血的十字架上。


  塞巴斯钦(泄露出些许鄙夷的神色):我的话,有少爷就够了。


  QUESTION 4 结束。

  

  此时的路明非沉默着。他皱着眉难得的严肃,小魔鬼在他身边跳着舞转圈,都没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然后他抬起头把路鸣泽的脸蛋掐着下巴扭过来盯着看。他刚才在听访谈的时候觉得有哪里不对,但是猛地又说不出违和感究竟来自哪里,这种在一堆相似拼图里就是找不到对的那一块的感觉十分让人暴躁。然后一暴躁他就开始猛捏小魔鬼光滑的脸。


  此时的路鸣泽:“哥哥你这么看着我我可是会害羞的啊,我可从没听说你恋童啊。”他似乎什么都知道却又装作一无所知,配合着路明非心照不宣地说着烂话,可是他的眼神就像在说,哥哥你逃避什么呢你明明比我更清楚,令人有些发慌。


  “去去去,恶心死了。”路明非炸起来挥开他。


  此时的夏尔凡多姆海伍正死死地按着自己的额头,一旁执事试探着喊了他两声,被他抬起头来使劲儿盯着:“刚才发生的事,现在全部都给我忘掉!”他可无法接受由于一时失控差点与自家执事擦枪走火这种事,即使自己本身就终将属于对方,那也应该是不带一丝暧昧的纯粹利益交换。像那种鸡奸般的、肮脏又绝望的情感,绝对不能被允许。


  但是塞巴斯钦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您要仔细考虑哦?刚才发生的事里可是隐藏着非常重要的线索呢。”


  夏尔的眼神里充斥着不满,恶魔卖关子逗弄他的恶趣味他现在完全没有兴趣回应:“怎么了?”


  哦呀,主人突然变得异常暴躁呢。恶魔露出自以为是的看穿一切般的微笑。“您记得进行第四问的时候,我自作主张——非常抱歉,这只是形势需要——说您觉得热,然后主持人打开了空调。您与我之前仔细地观察过周围,并未发现那种立柜式机器不是吗?更何况,在我们的时间,根本没有这种东西。”


  “你的意思是……”内心的猜测逐渐浮出水面,夏尔皱着眉看向对方,蓝眼睛里的光更显锐利。


  ——它来自未来。


       TBC.


评论

热度(16)